这就奇了怪了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七纵七擒,动机不纯(骨科sp),这就奇了怪了,世纪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陆照渊认错之后,管文蓁也跟着道歉。

他们是忠坚的盟友,没有一个投诚另一个还负隅顽抗的道理。

但她心里仍窝着些火,势要等他离开就发作一番。

陆照渊看在眼里,在中间活了会儿稀泥才走,走前和她确认:“我走了?”

她说:“走啊。不然您留下来咱仨一块儿睡?”

他笑笑,在门外压低了声:“你服点软,别吃亏了。”

她站在送风口下,被冷气吹出一身鸡皮。

门一关,她已经无甚气势可言,不由暗骂陆照渊败事有余,画蛇添足,灭自己人威风。

忐忑地走回卧室,陆呈锦在床上坐着,目光悠悠,直望进她眼里。

她胃里陡然生出团恐惧的雾,直蹿上嗓子眼。

有什么好怕的,他还能打死她?打死人他要坐牢的。

她攥紧拳头,咬着后槽牙与他对视——多么荒唐,她这恋爱谈的,连直视对方眼睛都需要鼓起勇气。

不如不谈。

她被自己放弃的念头吓一跳,暗中划定一条客观界限——如果他现在要她跪下,或者打她,她就提出分手。

她悲凉地想,这就是她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感情,她的初恋,才两个星期,就让她萌生退意。

然而陆呈锦什么都没说,仿佛跟她无话可说一般,他站起身,到桌前打开电脑开始办公。

管文蓁打好的埋伏扑了个空,在原地愣了一会,默默占据床铺,也装模作样打开电脑,假装修改文书。

每一份文书都有陆呈锦改动的痕迹和批语。他很忙,但总是抽出时间照料她,在各方各面。

改文书这件事,最初她是拒绝的,说这是她自己的事情,而且文书总有些夸大其词的地方,她不愿意让他窥见自己的虚伪。

但陆呈锦说你的事就是哥哥的事,你是个谦虚的孩子,你的夸大其词也比别人诚实,哥哥可以帮你追上平均的虚伪水平。

她为这些漂亮话动心,接受了他的帮助,而他的润色果然超凡脱俗,让她怀疑他在其他方面也十分擅长粉饰太平。

这不也是得了便宜卖乖?管文蓁深刻地鄙视自己,其实她和陆照渊在忘恩负义上半斤八两。

她带着自责的情绪重新审视刚才那一耳光——她有错吗?有;疼吗?不疼;只打了她吗?不只。

连陆照渊都心平气和,她有什么好上纲上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快穿好男人就是我

再写三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