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药师赐福于我胞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将政敌遗孤收做外室,公主的小娇奴(NPH,男生子),请药师赐福于我胞,世纪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温雅出了车厢,对司车悄声说去公主府,又派了这班当值的两个禁卫其一去户部官署,到初筛通过的秀子名单上查“魏霜”这个名字。

而月染见他一见钟情的簪花小姐回到车厢里,马车紧接着启程了,心里不由得激动起来,大着胆子问:“您是要带奴回家么?”

“不是,我先带你去别院。”温雅实话道。

谁知就这么一句简单的陈述,月染都能联想到诸多话本中的经典桥段:“小姐,您要收奴做外室么?”

温雅已经知道他脑壳里的器官跟别人长得不太一样,只敷衍道:“是。”

月染听罢欣喜万分,觉得他的爱情故事已经成功了一多半。又想到小姐为什么不能直接纳他做郎君?或许是家里正室善妒,或许是家长管她严格,又或许是因为她本人就有比较强的戒心——月染自己也知道,他今天这样谎话连篇就为了让心上人收留自己,属实很不礼貌。既然如此,他之后便要对小姐千万般温柔体贴,来弥补这个初见时的坏印象。

马车从后门进了公主府,又绕过了那几个还在封着的院落,才到达能住人的地方。温雅把车上的小少爷赶下去,却见他自觉主动地进了屋里,颇为殷勤地要拿茶壶给自己倒水。

然而公主府的主屋也已经一年多没住过人,茶壶只是忘记收拾还留在桌上,里面自然没有水,于是月染又要去找烧水的炉子。

温雅打算先在这里等着她的禁卫从户部官署带回消息,便点起灯在榻上坐下:“别忙活了。”

谁知月染见她坐在榻上(按正常思维能想到是因为嫌椅子面硬),就以为心上人带他到别院就要做那事,不由得害怕得心里狂跳。他只想着看话本的经验,顺利的故事里两人都是先互生情意再身心交融,若是顺序反了便会艰难百倍,连忙坚定地拒绝:“不、不可!这必须、必须是两情相悦才可以——”

温雅颇为惊愕地看向他。

月染还以为这话惹她不快了,立刻支吾着退让道:“那、那……只要您说一句喜欢奴,就、就也行了……”

温雅觉得他病得不轻,便也不再回应这小子所说的胡话,只得从榻上站起来,说了句:“你在这待着,有事叫外面的人。”便离开去了东房。

她在东房翻了翻新修订的《大周全图》,就听见主屋那边的小少爷使唤公主府的下人颇为顺口,又是打水沐浴又是挑选衣裳,俨然将这当作自己家了——说的也是,谁让他那脑壳里不似常人的东西要上赶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被迫给死对头冲喜后

北妖妖

反派小妈觉醒之后(NP)

虎山行

刀剑恩仇录

雁翎刀

岳母成为偷情对象后改变的我们-占有

asdf005

灵界老祖他回来了

千代小真

诸天万界,从忍者武魂开始

火源邪神